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嘉禾夫子的博客

用眼睛发现美,让心灵去旅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   

2017-04-19 19:38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  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

  摄影/文字:TIM生命过客

  吃货的嗅觉似乎都比常人来的敏感些,他(她)们能够在一个陌生之地飞快的找到好吃又便宜的美食,这应该也算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功能吧?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  我非吃货,但是也爱吃,行走中也会留意那些看起来不错的地方小吃,概而论之,不管南北东西的吃,还是合口的才是最好吃的。比如山西碛口的小米粥,清淡的米汤里泛着金黄的小米,吃了易饿多尿,却是养胃的好物;还有云南昆明的汽锅鸡,一碗黄澄澄漂着清香的鸡汤,放了几片天麻,滋补健脑,让人喝了还想喝;有一年在闽北的光泽,跟着村民学做艾草糍粑,自己动手打出来的糍粑青绿Q弹,咬一口满嘴的艾草香;川北阆中的一盆青花椒片片鱼,虽然麻辣之极,那鱼片却是鲜嫩入味,只是河鱼鱼刺略费了点时间;来到了广西黄姚,街上遇见的都是豆豉,有晒干的,有做成酱的,饭桌上端上来一盘豆豉蒸河鱼,撒几丝姜末,散落数粒黑色豆豉,鱼肉蒸的恰到好处,带有豆豉的酱香,那味道真是鲜美的不可方物。后来我们又点了豆豉蒸排骨,那味道,在我看来还是比豆豉蒸鱼略逊一筹。

  其实黄姚不独出豆豉,此地的黄精以及黄精酒,那也是当地“昭平三宝”之一。我们在一个清晨的早餐上,吃到的豆腐酿,也相当的好吃。话说这“酿”在黄姚被主妇们用到了极致,什么“南瓜酿”、“菜酿”、“竹笋酿”、“灯笼椒酿”、“瓜花酿”等等,真是一招鲜吃遍天,也是服了她们了。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  去黄姚的时候正是过年前,古镇上白天还有几个游人,到了夜间,街灯昏黄,小巷清净,似乎人们都早早闭门睡觉了。没有过分嘈杂,也不太过商业,还能有吃住的便利,如此甚合我意。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  白日里沿着龙畔街、中兴街、鲤鱼街一直走到小珠江边,古老的石拱桥带龙桥在高大浓密的古榕树下,乖巧的安卧在没有多少水的河面上,任由接送游人的竹排从桥洞里来来去去。河岸边,高大而破败的司马第,主人家婆婆抱着孙子,却警惕的不许游人进门。当然不看也罢,从深宅大院到庙宇宫观,这些古老年代幸存下来的东西,大多数内里早已面目皆非,徒留一个门脸在那做招揽游客的幌子而已。即使古镇内遇见的兴宁庙、见龙寺、安乐寺,也都小的不成样子,相当于上海的亭子间那般模样,要气势没气势,要香火没香火,看了让人凭白为这些寺们的生计发愁。值得一提的反而是镇子里几大姓的宗族祠堂,还要宽敞气派的多,池塘边的郭氏祠堂,正堂上供奉着唐代汾阳王郭子仪,细看之下发现还有不少名人,比如郭沫若等人,如此说来汾阳王后人不再热衷为朝廷出仕征战,跑到黄姚小镇,安心隐居做豆豉,反而拥有了一份平安的世俗生活。据说古镇里有八大姓,每个姓氏家族都会建祠堂,以供奉祖先传承家风教化后人,族人们便各自围绕着家族祠堂居住。我们误打误撞的在一个小巷里找到一家小饭馆,坐下来吃豆豉蒸鱼的时候,才发现正面对着劳氏宗祠,只是这劳氏一族,明显没有郭氏那么显赫的出身,祠堂里简朴清净,也无名人牌位,墙角里堆了几件农耕器具,颇有时光静好俗世安稳的意味。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姚古镇:离开了你,我还能记住什么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  老石板街上的摊位店铺,大张旗鼓的摆卖着自家手作的豆豉,再就是柿干、红薯干、梅干李干,镇上的人们恨不能把自己山地里收成的果实都晒干,好让来访的人们带点回去。路过龙爪榕下的双龙桥,桥上坐着个憨实的老汉,身边竹蓝里放了一些萝卜干红薯干,只会冲我们呵呵的笑着,并不叫卖。估计天黑以后,他要怎么背出来的又怎么背回去了。

  离开黄姚数月了,现在才想起来记录一下,坐着回忆古镇的风物,似乎也只剩下了一份豆豉蒸河鱼,还能让我念念不忘的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42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