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用眼睛发现美,让心灵去旅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   

2016-03-21 11:10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
扬州之行,本来就是奔着“烟花三月下扬州”去的,到了才知道,人家李白说的是农历三月,掐指一算还差一个月时间呢。所以,没有烟花,没有琼花,没有满城的花开。一切都还是草木萧瑟的样子,似乎看不见春天的踪影,我们一腔熊熊燃烧的热情遭遇了扬州的一场大雨,被浇灭了,这糗出大了。

 

到达扬州的航班不出意外的延误了,夜色里雨一直下着,朋友的车接到酒店时已经晚上8点多了。

我们入住的酒店在广陵区国庆路,周围老街老巷交错,是道地的老城区。放下行李,出门找地方吃饭,路过的酒楼饭馆,都关门休息了,好不容易在隔壁“菜根香”饭馆里,把将要下班的厨师拦了回去,这才吃到了扬州的第一顿饭。在别的城市,这时间该是呼朋唤友聚餐唱K喝茶聊天,夜生活刚刚开始呢!再后来上街转悠,去了扬州八怪纪念馆,瞻仰了大学时就喜欢的郑板桥、金农那几位老怪物的作品,过了午饭点才又想起来吃饭,国庆路上一溜的餐馆,无一例外无人招呼,厨师伙计们正午休呢。终于确定,敢情在扬州,人这儿用餐是限时的啊!

最后,还是隔壁那家不起眼的五亭吟春茶社用汤包和面条,挽救了我们的胃。或许是因为因为饿,一碗什么佐料都没有,只放了酱油的阳春面,就让朋友吃的无比满足了。

 

这时候,不由的念起吃在别处的好来。不说别的,单说人家广州的茶楼餐厅,那是铁打的茶楼流水的客,退休的老广州人,约上三两好友上茶楼,可以从早茶吃到午茶,如果余兴未尽,还可以续上晚茶,生生把茶楼当自家厨房兼客厅了。

 

这就是城与城的区别。

 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扬州城里的树木枯枝,还没从冬天缓过来呢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扬州炒饭、小笼汤包,那是扬州好吃的味道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蟹粉汤包的标配,是一根吸管。


那家五亭吟春茶社,就在我们住的橘子酒店出门右手边,在里面坐下,点了蟹黄汤包,狮子头,再来一碗腰花面,外加一杯绿杨春的茶。那个汤包标配是一根吸管,低下头把包子小心的舔破一个口子,插进吸管一吸,嘴里瞬间被味道鲜香的汤汁充盈满满。按朋友的话说,那是“好吃到爆”了!中午,扬州的朋友请我们去虹桥坊的醉美西湖吃饭,满桌子地道的淮扬菜,不外还是煮干丝、狮子头、文思豆腐羹、扬州炒饭什么的。和上海的干蒸狮子头不一样,扬州的狮子头是卧在一盅汤水里端上来的,煮干丝更是,切的细细的豆干丝,面上撒了几粒晶莹白净的新鲜虾仁,干丝和虾仁就在满满一碗黄澄澄的鸡汤里荡漾,吃一口干丝,就一口鲜香的鸡汤,对吃再挑剔的人,想必这时候也只有点头赞许的份儿了。至于初到扬州当晚吃的拆烩莲鱼头,后来吃的文思豆腐羹,无一不是一碗汤汤水水端上桌的,也许是太过匆忙,没让我们品出这几样淮扬名菜的好来。

到扬州几天,那道名门正派根正苗红的扬州炒饭已经被我们吃了三次,每一次,都没有吃出惊艳的感觉,朋友还拿来跟家里妈妈做的炒饭比较了一番,貌似也没多大区别,也许是我们事先抱的期望太高了吧。

心有不甘的我们,还是在最后一个晚上,寻到了御码头边上的“冶春茶社”老店。如果说五亭吟春茶社、富春茶社是扬州的老牌,那么这冶春茶社算的上是扬州的头牌了!我们寻找的冶春御码头店在古运河边,入口路边亭子里,依稀可辨乾隆下江南的御码头石碑,和冶春的飞檐朦胧在夜色里。冶春的店里墙面,挂着前国家领导人三次光临本店的题字,更坐实了它在此地的江湖地位。我们在宽敞明亮的二楼坐下来,和身边扬州当地人一起,点了如上几样招牌菜,好吃,但是已经没了刚开始的新鲜感觉了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冶春茶社,在古运河御码头边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话说,我们弄错了烟花三月下扬州的时节,就像对人家扬州表错了情一般,尴尬且无奈。心情和脚步自然就懒散了下来。

背起相机出门,穿过国庆路对面小巷子,故意绕远去东关老街,一路慢行乱逛,以为这样就可以看到扬州人真实的生活样子。从国庆路的西口进了东关街,老街依稀可以看出前店后坊的模样,两边林林总总的各式商家,卖黄桥烧饼的,卖腌酱菜的,卖绿杨春茶叶的,卖汤包的“皮包水”和洗脚沐浴的“水包皮”的店紧挨着,管你先上哪一家,反正你把两样都享受了,这扬州就算没白来。

 

买票进了东关街上的民国著名女画家潘玉良纪念馆,有放映厅播放纪录片,对她感兴趣的人不多,让我们可以安安静静的坐下来,看完了因为得遇潘赞化先生的赏识,潘玉良从雏妓到名家的传奇一生。唏嘘感慨之后,朋友的结论是:人这一辈子,遇见几个贵人和良师益友,就足以改变命运。

同在一条街上的个园,该是扬州城里保存最完好的园林了吧?和我们都去过的苏州园林相比,总觉得差了点什么,在园子里兜兜转转,看的意兴阑珊。出了个园不远,正好有个老宅子,门上挂着“老街足艺”,想想我们吃了那么多皮包水,怎么着也得来个水包皮。得嘞,就他了,走进去,脱鞋,泡脚,按背,来了个全套正儿八经的扬州水包皮。离开之前,没忘了买套扬州三把刀之一的修甲套装,另外的厨刀理发刀,那可是凶器,带不上飞机的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扬州的水包皮,就是遍布大街小巷的足浴和洗浴中心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东关街里的个园,亭台楼阁,假山通幽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国庆路上的老刀剪铺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东关街上的蛋饼师傅忙着换蜂窝煤,这种煤在很多大城市早就消失了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黄桥烧饼,源自扬州附近的泰州黄桥镇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东关街五颜六色的包子馒头铺,担心太多色素添加,没敢吃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酱菜店里的小姑娘,跟着妈妈来买酱菜。


从东关街的西门走到东门,我们白天走了一趟,晚上走了一趟。

 

瘦西湖,本是计划中的赏烟雨春花之地,现在却成了鸡肋。从南门走到湖边,满园扬州的市花琼花尚含胞待放,迎面吹来倒春寒的冷风,让早已开过的几棵梅花更加掉的零零落落,还好有湖畔成行的杨柳枝条抽着嫩芽,多少装点了那些远远近近参天的枯树枝丫,不至于让这个叫春的季节太过苍凉。站在五亭桥上四望,还是有一簇一簇的桃李花,远远的开放着,旁边无一例外的围着一群人拍照。因为早起没吃早餐,我们遍寻了整个园子,才在白塔下找到一家扬州面馆,点了一碗青椒肉丝面吃,那碗面的味道比起几家老茶社里吃的,肯定是差强人意的多,但是有的吃,就已经让我们心满意足了。

从白塔折返往北门去,准备从那里去大明寺和观音山看看,走过二十四桥,在路过的桃李花身边,拍几朵花的照片,也算记下了瘦西湖的春天了。后来去扬州国宾馆的后花园,发现那里游人更加稀少,我们可以随意的走走停停,再找个地方坐下来,听鸟叫,看远处湖面的游船来往。据说,这里是国家领导人来度假的地方,没来的时候,咱老百姓才能进的来。

 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瘦西湖的白塔,掩映在新发芽的杨柳丛中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天气寒冷,没什么人坐游船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白玉兰,是瘦西湖里开的最饱满的花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几株桃花和李花,告知着早春的到来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还好有杨柳的嫩绿,点缀了瘦西湖的枯树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瘦西湖上五亭桥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出瘦西湖北门,就是观音山和大明寺。


穿过了整个瘦西湖,除了凋落的差不多的梅花,遇见的几棵高大的白玉兰,开的最是饱满好看,还有也就那几棵红的桃花白的李花,不甘寂寞的开着。必须等到四月份再来,这里才会有花红柳绿的另一番景象,那才是李白笔下“烟花三月下扬州”的那个三月。

 

除了惦记扬州的烟花,我想我最惦记的,应该还是扬州那些好吃的味道。



 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东关街上的桂花米糕。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卖爆米花的老汉,席地做起了买卖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扬州桂花酒铺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夜色里的东关街,仍然熙熙攘攘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虹桥路的一座桥下,有个花鸟市场,各种鸟儿叫的欢呢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瘦西湖里难得看到的花,春的气息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公园里玩纸牌的老两口。在街边巷口,经常可以看到聚集的老人在玩纸牌。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大明寺里,趴桌上打瞌睡的僧人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扬州八怪纪念馆,其实就是八怪之一的金农的故居。



一城一记,扬州的味道 - TIM生命过客 - TIM生命过客的博客

随心随行,记录行走的遇见

微信公众号:TIM_PHOTO

微博:TIM生命过客

微信:TIMSHENGMINGGUOKE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08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